月湖风景区
论符号学在城市生态公园景观设计的作用

  一、城市生态公园景观设计,符号学的理论体系与发展符号学(semiotics,semiologie,semiotic)是20世纪60年代以后由法国和意大利为中心重新兴盛至欧洲各国,它的源头不外乎胡塞尔的现象学,索绪尔的结构主义和皮尔斯的实用主义。如按理论形态也可分为:


  其一,卡西尔哲学符号学(新康德主义),以及皮尔斯哲学符号学;


  其二,索绪尔影响下的罗朗·巴尔特的语言结构主义符号学;再细分:一曰:以索绪尔说“语言学只是符号学一部分”,二曰:以巴尔特所言“符号学只是广义语言学的一部分”,这符号学是扩大意义的语言学,更准确地说“元语言学”理论;其三,前苏联学者劳特曼的历史符号学,正好是索绪尔共时研究的反对等等。李幼蒸认为:“今日最为通行的一般符号学理论体系共有四家:美国皮尔斯理论系统,瑞士索绪尔理论系统,法国格雷马斯理论系统和意大利艾柯一般符号学。” 符号学作为一个跨越学科研究的方法的学科,当然少不了思想学术的革命性。符号学在开始之初,主要研究的是语言特别是形式语言的符号问题,方法和对象都很单一,伴随社会的发展,人们发现符号这一概念与我们的很多领域都存在着很奇妙的关系,因此当代的符号学研究逐渐向广义的符号学挺进,逐渐融入了逻辑学、哲学、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学、生物学、传播学、信息科学等领域的方法和研究成果,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各研究领域都展现出了其独特的作用和非凡的价值。符号学学者J. 培特斯和M. 费胥都鲜明的提出符号的这一交叉性和独特作用,J. 培特斯说:“符号学既是一种批判的洞察力,又是一种方法论。在这一种意义上,符号学完全可以作为我们检验我们宇宙以及我们对宇宙理解的一种架构”。M. 费胥说:“符号学为我们提供一幅非常复杂但有详尽的概图,使我们能够从中确定任何一个涉及其它领域的高度专门化领域的位置,并迅速地告诉我们如何从这一领域转向另一领域,并且能够很有效的区别那些尚待开垦的领域和耕耘已久的领域各自特有的特征。” 我们生活中符号无处不在——语言、绘画、音乐、文字、文字背后包含的概念、甚至于各种人们的生活形态和活动等涉及到人们传承交流知识的各种概念,都是可以归到符号的范畴中,即现实世界中的每一个事物都反映在人的精神世界中,都可能被符号化。这世界要变成一个清晰的图景,就要被分割,被分析,而这种固定的分割就需要我们用符号来固定化,浓缩化,使得精神世界在符号的基础上不断构建,也使人类通过符号的所指来探索世界成为可能。因此,对世界认识的简化与深化都离不开符号。唯有符号,才使事物脱离它游移不定的表象而获得稳定的必然实质成为可能。——假如我肚子饿了,而别人又能做饭,我怎样让别人知道呢?用语言符号告诉它,简单明了。不用语言,做各种手势,则要费半天力气他才能懂。像我们的文化,人类把几千几万年的知识,人类发展的过程经历,以文字符号的形式(古人结绳记事)记录下来,正是通过这些小小的文字符号,人才可能不断站在巨人的肩上,向一个又一个发展的高峰前进,人们才有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了解到人类以往的所有的发展历程——技术发展、艺术发展、哲学发展、经济发展规律等具体的细节变化,从而使人类社会不断发展,不断超越历史成为可能。因此,符号的浓缩和指代性,符号的这种传播和交流性,符号的这种传承记载性成为我们研究各领域现状和未来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参考数据。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0818-3218888
联系QQ:1905955286
手机号码:15181849910
联系邮箱:1905955286@qq.com